三十五章 奇怪的梦 (1/2)

  u笔趣阁网 www.ubiquge.com,最快更新父王,娘亲被抢了最新章节!

  ()三十五章

  床上,若薇辗转反侧,脸上尽是汗水。

  她做了一个梦,梦中轻纱落账,音音袅袅,仿佛生出一片浓雾之中,等雾气渐渐散去,她看见一张华丽的大床上,有两具交缠的身体,一个娇小的女子被男人压在身下猛烈的索取着,古铜色的肌肤闪耀着晶莹的汗水,在他身下的女人气息孱弱,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不是我,不是我……”

  若薇惊呆了,她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只看见他的背影,那个男人十分高大,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背后,狂野而强悍。

  那男人仿佛意识到背后有人,豁然回头,若薇吓了一跳,猛然从床上弹起来。

  若薇撑着床面剧烈的喘息着,又做梦了。

  她做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梦,每次都是同一个画面,仿佛身临其境一般真实。每当她想去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时,总是会不经意的被惊醒。

  “做噩梦了?”一声低哑的声音突兀的灌进耳朵里。

  若薇倒抽一口气,段微?他在她房间做什么?

  段微站在她的房间里,月华从窗外斜射进来,他就站在那片银白色的月光中,全身泛着银光,见若薇醒了他缓缓转身。

  那一刻,月色因他而失色,星光因他而黯淡,他眉峰英挺,五官虽没有容恒那样夺目,但是搭配在他脸色却是独一无二的俊朗,明明是容恒的手下,却集天生的霸气、自信、孤傲、高贵于一身。

  段微走到一边,将熬好的解酒汤递过去。

  若薇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她低头闻了闻,是解酒汤。他会那么好心给自己送解酒汤?

  “放心,如果我要杀你,刚刚你已经死了!”见若薇眼珠子乱转,段微不屑道。

  若薇嗤笑,扬起脖子喝光了,临了,还将空碗倒扣过来给他看。

  段微见若薇喝完,嘴角荡起一抹微笑:“解酒汤喝了,那么酒是否醒了?”

  听出他话中带话,若薇眯起眼:“有什么话你直说!别兜圈子!”

  银色的瞳仁注视着她,段微缓缓开口道:“如果酒醒了,那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该好好记清楚!”

  若薇甩了甩头,脑子果然清醒不少,段微在醒酒汤里惨了薄荷。

  “恩,你说!”大晚上这个变态有什么跟她说的呢?

  “容王已经有了皇妃人选!”

  若薇十分迷茫,容恒有妃子的事跟她说干嘛?难道想大婚之时送一份厚礼给他,刚刚喝了一顿酒便要掏红包?不是这么现实吧!

  段微觉得自己说的够多了,按照道理来说这件事根本轮不到他来管,可是他却破天荒的提醒她,千万不要对容恒抱有妄想。因为有这种想法的女人太多,但下场不是被抛弃就是被当做容器牺牲了。

  若薇作为天机子唯一的女徒弟,若是被容恒玩过丢弃,此事传出去,丢的是天机子的脸面。

  “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段微转身离去,留下她一人在那纠结是否继续装作不知道,这样以来红包就可以省了。(作者:这两师兄妹的想法真是南辕北辙啊)

  第二日,若薇黑着两个大眼圈出来了,这一夜她翻来覆去的想着关于红包与那个奇怪的梦。

  吃完中午饭,容恒亲自送若薇回去,两人并排走在宫内的小道上。

  经过昨晚的事,两人也不再陌生,一路上有说有笑,但是一见有人经过立刻装作不认识,等人走了他们又开始谈天说地。

  快到达目的地,容恒忽然收住笑容,一把抓住若薇的手腕,一脸正色道:“若薇,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千万别说钱的事……

  “不要成为弈之厉邪的女人!”

  若薇的嘴巴瞬间张成一个‘o’型。她艰难的整理好思绪,有些恶作剧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成为弈之厉邪的女人,而不是弈之厉邪成为我的男人呢?”

  容恒露出惊讶表情:“这有什么区别?”

  谁料若薇毫不在意道:“当然有区别,试问有没有哪个女人说你是她的男人?”

  容恒皱起眉,这种大逆不道的事谁敢做?

  见容恒表情有些古怪,若薇继续道:“那不就得了,你永远是你,不会成为谁的,而我也是一样,不会成为谁的女人,就算我爱上谁,那也是互相属于,更何况我跟弈之厉邪只存在互相扶持的关系,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容恒听闻此言,眼底燃起一层火花,她这是再解释她跟弈之厉邪的关系?原本还在惋惜此女已有所属,可当她说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