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淵一戰,三位宗師隕落,徹底把江湖掀翻,短短幾天,在風滿樓的運作之下,整個江湖都卷起了大風波,在這一戰里,不論是陳通玄還是蔡熹,所帶來的名氣都遠遠比不得顧青辭。

只因為一點,陳通玄和蔡熹都是成名多年的宗師,而顧青辭雖然擺脫了年輕一輩的身份,卻終究年紀還年輕,卻已經是第二次以天命境修為斬殺宗師,這兩位宗師都還是七宗八派的宗師,實力毋庸置疑。

兩年里,龍淵連續爆發了兩次宗師亂戰,四位宗師隕落,江湖上都開始盛傳龍淵就是葬龍之地,各種關于這一戰的傳說如同雨后春筍一般紛紛擾擾,直接將兩個月之后的正魔之戰的風頭給掩蓋了。

劍仙顧青辭,真劍仙之名!

風滿樓江湖志異記載:

天策十七年,乃是百年劫難的開端,隱世不出的宗師紛紛現世,卻又驚鴻一瞥,以正魔約戰開端,劍仙顧青辭于白帝城斬宗師拉開序幕,六月時節,青州狼煙起,江湖大亂,先是百年宗師董天方隕落,千年世家董家破滅,其后龍淵突發宗師亂戰,江湖稱之為葬龍劫。

這一戰中,消失了百年的前朝皇室宗師乾坤老祖驚現世間,實力恢復巔峰更甚往昔,于龍淵與鹿鳴書院大儒蔡熹一戰,隕落,其道劍被大儒蔡熹贈于劍仙。

葬龍劫中,拳鎮山河陳通玄擊殺大光明寺宗師普賢,神兵伏魔禪杖失蹤,同一時間,劍仙顧青辭以天命境修為力敵慈航劍齋宗師如是,一劍斬殺,據傳乃是一劍毀天滅地之劍。

六月初五,葬龍劫中,刑天府刑天衛與長公主府白馬軍于鳳嶺圍殺五千佛門弟子,同時間,儒家弟子行走天下,大儒游天下,燕國國師張明輝帶大軍再上大光明寺,夏國三家書院千名弟子前往南海講學三天。

……

葬龍劫之后,天下盟進入緊張的修復之中,鳳嶺之地依然還是被刑天衛和白馬軍共同掌控,不論是顧青辭還是清河公主都心照不宣,知道陳通玄最近情緒不好,并沒有急著分配鳳嶺。

雖然有很多想要投機倒把的勢力想要插手,但是刑天府和公主府以及天下盟掌控著,放眼天下,也找不出幾家手這么長的。

這一段時間里,顧青辭一直待在龍淵中,沒有去打擾顧青辭,就只是和母親以及秦可卿一起,沒有做其他事情,也沒有刻意去打探江湖的事情,雖然他知道佛門不可能這么輕易放下這件事情,但是他依舊不放在心上。

這一次佛門北上,背后夾雜了江湖和世家,已經不單單只是江湖之事,而是三國朝廷的事情了,去年無缺先生和其他兩國國師周游列國的事情還沒有過去,正魔大戰也即將到來,在這個緊要關頭里,佛門搞這么一出,背后又有前朝趙國皇室的背影,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是怎么回事兒。

雖然三國之間明爭暗斗都很多,但是在這關系到地獄將開,天下將亂,國家存亡的時候,還是很團結一致的,特別是刑天府在這件事情占了太大的分量。

這段時間里,江湖上是真的亂,顧青辭身邊能夠派出去的人都已經派了出去,就連聶長流和李東吳都離開了龍淵,唯獨他偷得浮生半日閑。

直到六月十五傍晚,顧青辭在給小石頭喂招,這段時間里,他仔細研究了小石頭的黑鐵巨劍之后,將獨孤九劍里那舉重若輕重劍劍法傳授給了小石頭,小石頭如今還小,打基礎更重要。

就在這時候,顧青辭腦海里一陣波動。

消失已久的系統終于有了動靜:

葬龍劫事畢,按照宿主對江湖影響判定發放獎勵,請注意查收。

與此同時,顧青辭腰間帶著的千里傳訊符也發出了動靜。

…………

看到顧青辭微微愣神,小石頭收了黑鐵巨劍,現在的黑鐵巨劍越來越有劍的模樣了。隱隱之間還能看到劍身上似乎有什么字跡,只是看得不太清楚。

顧青辭和秦可卿兩個劍道高手一起研究了好久都沒能看出奧妙,只是覺得這劍與小石頭頗有緣分,也就隨緣了。

“哥,你干嘛呢?”

如今的小石頭眼神里少了往日的呆滯,多了幾分靈性,卻依舊還是那么明亮,將巨劍一扔,頓時將那幾塊地板砸得粉碎,濺起一地灰塵。

顧青辭嘴角一抽,搖頭道:“小石頭,這已經是第十八塊了,你在這樣,這院子里都找不到一塊好的地板了。 www.kn. ”

小石頭咧嘴一笑,露出兩排大白牙,黑黝黝的臉上有些微微不好意思,撓了撓腦袋,說道:“我明天去山上扛幾塊下來,我去扛厚的,這石板太不經用了。”

看著那差不多一尺厚的石板,這一次,顧青辭不單單是嘴角抽搐,臉皮也狠狠跳動,這都還不厚,是想要搬一座山回來嗎?

“算了,”顧青辭對小石頭已經無話可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