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城市外的一處平原上,有一個龐大的軍事基地,狂狼組織的總部就坐落在這里,整個城市分為兩個城區,基地所在的城區是老城區,而水廠所在的位子是新城區。

  新城區有三分之二是被另外一個勢力所控制,這個實力叫做黑骷髏,是一個從外地過來的勢力,他們控制了新城區左邊的的工業區和城外的農田耕地,和狂狼是處于敵對狀態。

  而狂戰組織只是占領了新城區右邊三分之一的地盤,和舊城區的地盤,但是現在駐守舊城區的血狼已經失守,新城區的水廠也面臨失守的危險,

  狂狼組織的老大狂狼奧丁現在也是十分的憤怒,自己手下三個團,血狼負責城內的大部分防守和水廠的安全,黑狼負責右邊城外的農田種植區,而老狼負責山里的礦區。

  自己則是帶領自己的親衛坐鎮這座城市的軍事基地,這座軍事基地擁有獨立的軍工廠可以生產和維修基地里面的所有裝備,而且旁邊還有一個軍事機場。

  整個狂狼組織的槍械和裝備都是從這里運送出去的,然而由于自己本身文化程度不高,自己手下也沒幾個能人,這個基地里面大量的重型裝備自己根本就用不來。

  那場突如其來的病毒可不管你是誰,直接把大量的技術人員給直接搞死,再加上那一段時間的動蕩,幾乎大量的科研人員都已經掛掉了,自己費盡心思也只是啟動了其中的幾條生產線。

  勉強可以自己制造一些武器裝備,和給這些槍炮進行維護,就這樣奧丁已經很滿足了,自己現在也是稱霸一方的霸主,要是那個礙眼的基地和黑骷髏都被干掉那就更好了。

  可惜這注定只能是想想而已,得到南山大橋失守,水廠有可能被圍的消息后,奧丁就有點坐不住了,很想派人帶人前去支援,但是無奈黑骷髏那邊突然調集火力攻擊了自己這邊的一個前沿據點,害怕自己的老窩被踹,奧丁也只能拍一部分黑狼前去幫忙。

  然而現在,隨著南山大橋失守,黑骷髏那邊越發的猖獗,已經連續干掉了自己三個前沿據點,看樣子是想要切斷自己和水廠之間的道路。

  大怒的奧丁直接給自己的兒子也就是奧爾丁下達了死守的命令,然后親自帶領基地三分之二的部隊往事發區域趕去,整個軍事基地進入戒嚴狀態,而黑骷髏得到奧丁帶人出來的消息后并沒有打算撤退反而加大了調遣力度看樣子是想要乘機撈上一筆。

  得知對面要玩真的,奧丁冷笑一聲“讓基地的加強戒備,所有人跟我去干掉這群狗娘養的,讓老狼和黑狼注意,小心他們偷襲我們的農田和礦場”

  奧丁已經想好了,等把黑骷髏的人趕走后,就直接分一部分人去支援水廠,水廠不容有失,畢竟外面的農田還需要水廠調集水源過去,不過現在還是先要確保基地到水廠之間的道路通暢。

  在奧丁抽調大量的人手前去和黑骷髏開片的時候,在軍事基地的一個軍營里面,四號艾倫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自己已經來到了這里十多天,而救自己的就是自己前面的這個邋遢的大叔。

  一頭臟兮兮的頭發,一臉的絡腮胡,吧嗒吧嗒的抽著雪茄,頭上戴著一頂破舊的牛仔帽。看見艾倫醒過來,這大叔開口說道“奧丁已經帶人過去了”

  艾倫點點頭,看了一眼眼前的大叔佩戴著的紅色的特工手表,沒錯救他的是一名叛變特工“克萊爾,現在就動手?”這位名叫克萊爾的大叔點點頭“你們基地那邊已經推進到水廠外圍了,而黑骷髏也纏住了奧丁的部隊,現在也該我們動手了”

  艾倫冷笑一聲“你們基地?別忘了,你也是一名特工,至少以前是。”克萊爾看了一眼艾倫淡淡的說道“那是以前,現在不是了,我現在只想做我自己要做的事情”

  艾倫哼了一聲“雖然我不知道你怎么讓黑骷髏參與進來的,但是我只想說憑你想殺掉奧丁,簡直是在做夢”克萊爾抽了一口雪茄吐了艾倫一臉說道“我當然不行。。但是我能找到殺死他的人”

  艾倫還想說什么,克萊爾揮了揮手說道“別廢話了,時間很緊,穿好你的衣服,跟我來”艾倫撇了撇嘴穿好一身和基地里面其他狂狼組織成員穿的一樣的一套衣服跟在克萊爾后面走出了這個軍營。

  下了樓,正面的墻壁上刻寫著“守護人命保家衛國”八個大字,艾倫看了一眼搖搖頭小聲說道“真實嘲諷,原本保衛人民的營地卻成為了盜匪的賊窩”克萊爾笑了笑也沒說什么大步往門口走去。

  走住宅區,克萊爾帶著艾倫一路往那座軍事機場走去,很快就來到了一棟四層樓前面,旁邊就是四根軍用跑道,原本作為會議室和情報樓的四層小樓現在卻成為了一棟娛樂一樓。

  剛一走進去就能聽到一個男人的謾罵聲和-->>